清海205

民國85年,參加教師甄試,從台北市跑到台中縣,放棄排名優先選擇都會區,自願到臨海偏遠的清海國中(是有原因的!),第二年,被安排擔任205班導師,短短一年,讓我有懷念不完的故事。當年的小痞子,現在念大專,甚至還有結婚的,真是好樣的!趕在這個導師前面!真被他們當年說中了:「不要等到我們結婚了,你還是孤單一人。」

87年,決定離開清海是不得不的選擇。回到台北市,在興雅國中的新進教師座談會上,我永遠也忘不了自我介紹時說的一句話:「清海的孩子讓我懷念特別多。希望在興雅,我以後也可以懷念特別多。」當時,心中是酸處的,眼眶是潤紅的。(在興雅,第三年,我終於也有一批至今懷念特別多的孩子了。)

三元現在在哪兒了?我記得當年他知道我考上台北的學校,就衝進辦公室激動得嗆我一句話:「騙人!說好要帶我們到畢業,自己卻跑掉了!」接著又扭頭離去。我無言以對。雖然那一年這群孩子發生很多事,我還是很愛很愛他們。雖然不得已離開,雖然後來他們升三年級,全年級重新分班而四散各班,我還是依約定,在他們畢業典禮預演時回去看他們(因他們的畢業典禮和興雅同一天。)連興雅的校長都感到很不可思議,我和清海的孩子感情這麼深,約定這麼堅定。

這九年來,建竹、阿育班長、昆蟲、昀蒞、阿弟和我聯絡過幾次,也有一些女生寫過信給我,三元打過幾次電話後就沒有消息了。好像有幾個還來台北看我,或來台北時打電話問候我。我都很感動。

每次南北奔波時,路過清水,其實也很想拐個彎進去清海看看,但是行程趕,也沒進去過。去年在豐南國中演說,兩位清海老同事不辭遠,來參加研習,讓我一邊演說,一邊回憶清海的好時光。胡主任還曾經e-mail和我聊過幾次,我也在新聞上看到他發表。挺有趣的。

才兩年的過客,卻有如此深刻撼動的回憶,小小的清海,滿滿的人情,還有一群不畏寒冬凜冽刺骨的大小孩,在閃耀陽光下開懷奪得全校運動會最多冠軍項目的205。

心情咖啡屋選單分類: